您的位置:海南体育网首页 > 综合 > 正文

电竞培训班火爆 一年半招生人数堪比清华在校生

2017-11-21 14:57:55 来源:刺猬公社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


  导读

  不少高校都赶着潮流,开设了所谓的“电竞专业”。但是,顶层设计与广大的游戏爱好者之间,似乎总缺了缺了点中间环节。

  刺猬公社 | 段宜飞

  “游泳馆、健身房有需要了解一下吗?”

  大学时的上学路上,刺猬君每天都能碰到肌肉小哥,追问“到底更需要游泳馆还是健身房”这一世纪难题。

  本以为工作了,再无此类烦恼,直到上班之后,碰见地铁口西装衬衫的小妹,挥舞着猩红底色的宣传页,天天见面却依然坚持不懈地问:“英语学习有需要了解一下吗?”

  有人会用不超过一秒钟的时间摆摆手,丢下“谢谢不用”四个字,更多人的大脑则会直接无视广告信息。

  假如有一天,有人问:“你好,电竞培训班有需要了解一下的吗?

  你会不会多停留一秒钟呢?

  牛头是东北人,大学机电类专业毕业后,父母已经为他安排好老家国企的工作,还出钱为他购置了两套房和一辆小轿车。

  这对不少人来说,似乎是一个梦寐以求的安稳人生。

  牛头一开始也服从了父母的安排,但他总觉得生活中少了点什么。他从6岁就开始接触游戏,《红色警戒》《仙剑奇侠传》《三角洲特种部队》等都烙印在他童年的记忆中。牛头后来玩游戏涉猎非常广,几乎什么都喜欢玩。对于国企四平八稳的生活,他并不能感到满足。

  经朋友介绍,牛头成为了兔玩英雄训练营的初始员工,负责LOL游戏的培训班的统筹工作。这是兔玩创始人黄晓光目前最看重的一个项目,把它看作“全公司为之做服务”的对象。

  黄晓光原本是游戏媒体巴士电玩的首席技术官,2013年离开后成立了兔玩网,开始以游戏图文攻略为主进行内容生产,后来陆续做了《世界第一》、《大神怎么说》等几款比较火的LOL娱乐、教学节目。

  黄在思考,如何把这些免费的用户转化为付费的用户呢?之前的用户基础积累了一批电竞大神,加上LOL教学视频经验,他盯上了LOL的电竞培训班。

  

LOL培训科目表

普通玩家大概需要3个月时间完成,基本可以达到钻石水平

  2016年6月份,牛头加上三个小伙伴,四个人成为了培训班的创始成员。在选择第一批讲师时,牛头邀请了自己LOL中的好友,莫情。

  莫情原名王建,莫情是他的昵称。93年的他,从S2赛事就开始玩LOL,最高打到过分区王者的段位——这是LOL玩家能取得的最高头衔。

  莫情和牛头的经历有些类似,在山西上完大学的他,同样是接受了父母的安排,回到老家运城的一个镁制品加工厂工作。

  “就在那边坐着,看着全自动的机器,不让它出事就行。”莫情草草地描述了之前的工作环境。

  不像大学时可以经常玩游戏,工作的莫情要按时上班下班,有时候还需要值夜班。夜班结束后,它偶尔会去网吧玩一会儿LOL。

  后来,莫情辞去了加工厂的工作,加入了一家公会,成为了虎牙上的一名游戏主播。虽然他的游戏技术过硬,但莫情不善于表达的性格让他在直播里非常吃亏。

  在与刺猬君的聊天中,莫情在每次听到问题后,都会先沉吟一下,然后给出一个极为简洁的回答。这样的性格,在需要营造情感共鸣的主播行业里,是非常不讨喜的。

  在每天直播六个小时、播了半年多后,莫情收获得的观看人数不过是“几百人”。因为公会没有基本工资,只靠分成,莫情靠着一些朋友的帮助和支持,维持着基本收入。

  “但也不能总靠朋友,让人家破费。”莫情也觉得不那么好意思。

  2016年5月份,牛头向莫情发出了做培训师的邀请。因为都是高分段选手,在游戏上经常能匹配到一起。牛头了解莫情的实力,但水平不是牛头考虑的唯一要素。

  “首先要表达要口齿清晰,”牛头对于筛选培训师有自己的标准,“我会和他进行组队比赛,我来扮演他的学生,让他指导我有哪些做得好和做的不好,就像是医生的望闻问切一样。”

  “导师要判断学生的战术风格,操作短板,进行清晰地讲解后,再在实战中培养他的大局观。一般我们课程结束后,导师会给学员留下课后点评,供下一位老师参考,并且布置作业,嘱咐学员做到怎样一个水平后,再预约下一节的课程。”

  牛头坚决反对培训成为“代练”:“我们是让学员学到真正技术,让他自己去上分,这是我们的初衷。”

  莫情虽然在对话中表现得不善言谈,但一旦聊到LOL的操作,立刻展现出了老师的风范,他的简短、直接的表达,反而成了他的优势:

  “比如说新手最不容易做好的‘补刀’”,莫情指着屏幕上施展法术的角色说道,“小兵临死之前最后一刀必须要你来砍,否则就拿不到金币。要掌握好节奏,知道一刀大概能掉多少血……”

补刀操作

  在经过了近5个月的线上远程教学后,去年10月,莫情在牛头的劝说下,只身来到了北京。而在此之前,两人仅在网络中聊过天,从来没有真正见过一面。

  游戏中的关系在这里似乎都格外纯粹。

  在成为培训师的一年里,经常会有学员来到北京,专门抽时间来到兔玩的公司,要和导师见见面。最近一次,一位天津的老学员来北京,找莫情吃饭。学员和几个导师吃了顿火锅唱了场KTV。

  当问到这个学员是做什么行业的等更详细的信息时,莫情挠了挠头,说他都不知道。因为他们见面聊天的话题,基本只有游戏。

  只在线上聊过的用户更是这样。当牛头谈起让他印象深刻的学员时,他们的故事都是在游戏这个话题上终结,基本不涉及到任何更生活的话题。

  一款游戏,怎么会让人与人之间,产生这样纯粹、却又强烈的连接呢?

  莫情的父母就是高中地理和政治老师,作为“教师子女”,同时又是老师的身份,他对两种教育方式的差别感受十分明显。

  “LOL这个游戏是在不断更新的,每次更新后都有好多新的要学的地方。比如说今年的S8,新的符文系统出来,够你研究好久呢”

  “LOL有很强的视觉、听觉体验,我每次获得几杀、出多少兵、排位提高多少分,都是非常明显而且直接的反馈。但像数学这种学科,你因为学会一个公式在纸上做出来一道题,似乎就没有那么高的成就感,也不会觉得我解开了这道题,觉得我提高了。”

  “还有,比如是你学一个连招学一个R闪,跟朋友打开黑的时候然后在朋友面前秀一下,朋友马上就觉得你真厉害。路人的话,就会主动来加你微信”

  “在教学的时候,看到学员的进步都是很明显的,他的分段提高了、技术更流畅了,都能很明显地看到。”

  从中我们不难看出,游戏自身丰富的变化、学员和导师之间,及时的、强烈的、高频的互动,伴随着其它玩家的认可,共同构建了学员与导师之间单纯却又紧密的关系。

  作为最早的四个全职员工之一,牛头告诉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,LOL的培训课程从一开始推出,培训师基本都处于满负荷运转的状态。牛头管理的培训师,也从开始的4个人,增加到现在的14个人。

  

兔玩培训师讲课+直播

  做了培训班不久后,2016年年底,兔玩就拿到了龙渊资本1000万元的A轮融资。

  仅在微信端,LOL培训班目前的报名人数就已经超过了一万六千人。出于商业机密的考虑,负责人并没有透露具体的总人数,但在刺猬公社提出“三、四万人”的说法时,创始人黄晓光表示“差不多(这么多人)”。

  这就意味着,在一年半的时间里,兔玩英雄训练营的招生人数,几乎和清华大学本科生加研究生的在校人数相当。

  如果说,大学怎样设置专业是电竞事业的“上层建筑”,那么,培训班将会是支撑起电竞大楼的重要基石。

  莫情已经决定,把培训师当作自己的事业来做。

  “(如果以后LOL不火了),我也会考虑试试别的项目”。“但是目前来看,吃鸡火是火,但跟LOL比,竞技性还是欠点火候。”

  

段宜飞

关注游戏、直播领域

微信号:DylanDuan

  (来源:刺猬公社)

版权声明:
1.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.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

版权声明:
1.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.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